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盛唐金手指 > 正文 第495章 蝗灾一盘菜
    “今年的庄稼注定要欠收了!”
    王天行的话引来了一片的唏嘘声,只要长眼睛的就知道今年庄稼欠收是定下来了,这不是废话吗?
    年少不知愁滋味,有几个熊孩子正在树荫下玩耍,和愁容满面的农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河床里的水并不多,不过好在下了一场大雨,河床里干涸的土壤不见了,几个熊孩子抓着几只青蛙玩耍,看见甄乾一行人,怪叫了一声远远的跑开了。
    甄乾走近的时候,发现树下除了几只还没有跑远的青蛙外,还有几十只被熊孩子抓住的蝗虫,用小草拴着腿,好像刚才是在树下斗蝗虫玩,旁边还有一个小火堆,几只蝗虫被一根树枝串在上面,已经烤的差不多了,如果甄乾这一行人再晚来一会,蝗虫应该快烤好了。
    “蝗虫也能吃?”王天行眨巴了一下嘴,一脸不相信道。
    甄乾问道:“记得你以前吃过的知了吧,味道怎么样?”
    “味道还可以!”
    王天行想起自己和甄乾烧烤知了的场景,味道的确不错,吃起来非常香脆。
    “烤蝗虫的味道也不错,不过吃蝗虫最好的方法是油炸,酥脆可口,如果再洒上一点椒盐的话,味道简直是绝了,而且还是一味不错的药材”,甄乾说着咽了一口吐沫,自己以前吃过的蝗虫都是饲养的,纯天然的还没有吃过呢?
    “害虫也是药材?”
    甄乾的话完全颠覆了王天行的三观,他妹的,不会是在说笑,斗自己玩吧!王天行知道甄乾有时喜欢说笑,不过通常都不会睁着眼说假话,而是非常配合的问道:“那蝗虫有什么疗效,又能治疗什么疾病?”
    “蝗虫有暖胃肋阳,健脾消食、祛风止咳之功效。以前看过一本医学上的杂书,蝗虫可以单用,也可以和其他药材配合使用,能够治疗很多种疾病,如破伤风、小儿惊风、发热、平喘、痧胀、冻疮、气管炎等。比如可以十只煎汤内服,或者炒制后碾成粉末,治疗冻疮等,炒制碾成粉末后用香油调制涂抹在患处有很好的疗效!”
    王天行惊讶,周围的人也同样的表情看着甄乾,一时还无法将害虫和救死扶伤的药材联系在一起。
    甄乾语不惊人死不休,继续道:“诸位有所不知,这些蝗虫可以当成粮食吃,也可以当成药材,我们从田间低头捕捉一些回去,捉回来时一定都要活的,然后经过淖水洗净,又用盐腌制之后,用各种烹饪方法烹制而成,味道美味至极,不信我们可以试一试!”
    立即便有几人做呕吐状,感觉心头发慌,胸口发闷,嘴里有些恶心,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捂着嘴,急忙扭头不敢再听下去。
    丰臣秀吉道:“主人的话说的对,我记得小时候也吃过蝗虫,那时候家里没有肉食,就只能找一些虫子烤着吃,味道的确不错!”说着把几个熊孩子留下来快要烤好的蝗虫在火上又烤了一下,放进嘴巴里就吃,“嘎嘣、嘎巴”几下,丰臣秀吉就把一串蝗虫都吃的一个不剩,看得王天行一阵犯恶心。
    甄乾感觉丰臣秀吉有些在作秀,不过这样不错,知道察言观色,说服力会更强一些,蝗虫这种东西还是油炸着好吃一点,自己现在就不以身作则了。
    蝗虫是害虫,每次产卵都很多,尤其是在干旱的环境下,对蝗虫繁殖、生长发育更加的有利,较干旱的季节里,土壤坚实含水量少,最适合他们产卵,而且干旱使得蝗虫能大量繁殖迅速生长。
    在干旱的年份,由于水位下降,土壤会变的较为坚实、含水量降低,地面的植被稀疏,蝗虫产卵数会大为增加,多的时候一平方范围内能有二十到四十万粒卵。
    而且干旱年份,河、湖水面缩小、低洼地裸露,也为蝗虫提供了更多适合产卵的场所,另一方面,干旱环境生长的植物含水量低,蝗虫以此为食,生产更快。干旱还会使得蝗虫迁徙,结成更大的蝗虫群,导致大型蝗灾。
    不过古人对于蝗虫的认知不多,反而有蝗神的说法,遇蝗灾还要拜蝗神。又有蝗鱼互化的说话,说蝗是鱼卵所化,称旱涸则鱼、虾子化为蝗,故多鱼兆丰年。还说蝗虫飞入海,化为鱼虾。
    按官方的史料所记载,秦汉之时,蝗灾几年是平均八*九年就爆发一次。而到了隋唐之时,差不多五年左右爆发一次,到两宋时,三年半就爆发一次,元代一点六年一次,明清二点八年一次。
    蝗灾迭起,受灾的地方多集中在中原河北、河南、山东三省。在江淮和江汉地区亦有分布,严重的时候,关中地区也会爆发,甚至会遍及整个黄土高原。
    而最容易爆发蝗灾的地方,还是黄河游戏,尤其是中下游流域,每当大水泛滥之后,就接着会是严重的旱灾。水旱灾交替发生,就会使得沿湖、滨海、河泛、内涝地区出现许多大面积的荒滩和抛荒地。
    蝗灾其实是世界性的,不仅中国古代饱受蝗虫的肆虐,在中国以外的地方同样有大规模的蝗灾记录。
    远的不说,二零零四年,以色列红海之滨城市埃拉特发生了大面积的蝗灾,数百万只蝗虫毁坏了以色列南部城市中的大量庄稼和鲜花,在动用飞机喷洒农药之后才遏制蝗虫的蔓延之势。
    俄罗斯也是蝗虫的重灾区,尤其是大草原和耕地受到蝗虫的侵扰,部分地区蝗虫的密度达到了每平方米一万只的记录。
    所以后世每到一年中的五六月份,当地的植物保护部门都要为防治夏季蝗灾而伤脑筋,过几个月还得为防治秋季蝗灾费心思。
    大唐有蝗灾,倭国也有蝗灾,蝗灾可不分国籍。
    这些都是后人早就耳听目染的常识,但对于这个时代的多数古人来讲,他们都搞不明白蝗虫发生的原因。只是一味的认为蝗虫是没有规律可言的,是上天降下来的责罚等等,也不敢去主动的扑杀蝗虫,只是一味的烧香祈求上天的宽恕,希望蝗虫看在祈祷虔诚的份上给古人留下一口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