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活在魔法世界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母子团圆
    第二日傍晚,小依然的“两月宴”正式开始。当一身华丽礼服的“依莲莎菲尔”在林迁的陪同下怀抱着两个月大小的依然出场时,所有嘉宾都依次送了美好的祝福,即便是安特长老,在这种正式场合也不敢造次,看到林迁瞪过来的眼睛,虚与委蛇地客套了几句便回到座位。
    小依端庄典雅地对宾客一一表示感谢,只是宾客太多,时间长了也有些累乏。
    “我来抱着吧,”林迁注意到她站立有些不稳,接过襁褓,在一旁逗着小宝宝。
    有的客人想趁机找林迁套近乎说几句话的,看见他正“忙”着,也不好打扰,有些后悔先前没有在小依夫人面前美言几句留个好印象,这下彻底没机会了。不过他们也算看明白了,林迁这是把小依推台面,宣布着她的超然地位,只是不知道为何他要这么安排。
    所有宾客都已经入席,最后才是林迁的其他夫人向小依表示祝贺,消息灵通的人早已知道林迁又添了两个精灵族的夫人,不禁又是惊艳又是羡慕。最后林迁在众女的环绕下宣布小依为副会长,林迁不在时直接行使会长权力,其余夫人均为助理,协助两人工作。
    看来这才是宴会的重点,宾客们达成了共识,对林迁这种任人唯亲也是颇为佩服,而且竟然让女儿家任如此高的职务,这可是不多见的,何况是当着众人宣布。外人不清楚,但是公会内部的人基本都知道,处理件之类的,多半是这些“女流之辈”在做,林迁也只是做个统揽大局的作用。这样的任命他们早有心理准备,因此没有表示诧异。
    如此一来,整个宴会便在一片祥和的气氛进行着,因为小依是宴会主人,所以也陪着几女一起入席,林迁却以孩子闹为由,抱着小依然回去了。他自然不是去哄孩子的,把她丢给“保姆”直接跑了,他要去见的,是很久没见过的师姐——梅丽尔。
    “林迁,恭喜啊。”梅丽尔不冷不热地说道。
    “多谢,不知道师姐什么时候生一个?”林迁如今心情大好,自然乐得同她调笑。
    梅丽尔顿时冷下脸来,她连爱人都没有,又哪来的孩子?
    “说笑而已,师姐何必当真?”林迁见她似乎态度和往日不同,问道,“查的怎么样了?现在应该不会再怀疑我了吧?”
    “我知道凶手是谁,如果不是你用手段把我绑过来,恐怕我已经报仇雪恨了。”梅丽尔言语对林迁的这次行动有些不满。
    “说得轻巧,若不是我设法救你出来,说不定现在你已经把自己搭进去了,那我怎么对得起老师。”林迁不以为然,三长老的实力他清楚,梅丽尔对了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我不需要你来解救,父亲有你这样关键时刻背叛老师的学生,是他的耻辱。”梅丽尔根本不领情,反倒拿林迁之前的行为来说事。
    短时间内,梅丽尔是不会对林迁态度有所改变的,这一点他心里清楚,不过他心里想着补偿老师,因此也不介意她的态度,只要保证她的安全,自己也算仁至义尽了,遂说道:“在这里住不习惯的话,随时跟门外的佣人说,如果不过分,什么要求都可以满足。对了,这是十二楼,你现在被封了精神力,可别再随便跳窗户了。”
    “放心,我不会逃走了。”梅丽尔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说道,忽然又想起来什么,想说但没说出口。
    夜半时分,宾客散尽,一道黑影在梅丽尔窗口一闪而过,没多久,屋里的灯光便亮了起来。
    清晨,安特长老来求见,林迁一边抱怨着一边打着哈欠接见。她也真是着急,宴会刚过便嚷着要见威廉,林迁没法,只好亲自陪着她去传送阵。
    “对了,你知道吗?几个月前,威廉差点遇刺,这事应该没人跟你说吧?”林迁想起精灵族三长老派人刺杀威廉的事情,决定跟这个母亲交代一下。
    “他没事吧?”安特果然紧张起来。
    林迁笑道:“有事我还能带你去见他?这刺杀之人,是两个女精灵,想要借机接近威廉,不过却没有成功,只杀了一个财务大臣。这你可还得感谢我呢,他本来是挺喜欢女精灵的,不过被我吓了一顿,所以那两个女精灵才没有机会靠近。”
    安特沉思了一会,半晌才开口道一句:“谢……谢”。
    “别这么勉强。”林迁讥讽道,“你要知道,因为你来,艾琳娜气得连昨天的宴会都没有参加,今天还在生我的气没理我。我是看你这么疼爱威廉的份才告诉你,可没想征得你的感谢。”
    安特皱了皱眉,看向林迁的眼神颇为复杂。
    入了熟悉的王宫,林迁也一路跟着,确保她不会被里面的侍卫赶出来。虽说她是国王的母亲,但是因为南洋的关系,竟成了敌对的人,说来也是可笑。
    “你进去吧,我去隔壁院子歇一会,时间别太长,否则我可等不及,家里还有孩子等着喂奶呢。”林迁转身走进他和艾琳娜曾经住过的院子。
    安特心里发笑,孩子喂奶又和他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关系,不过如今在别人屋檐下,也不好反驳,还是抓紧时间和威廉说说话吧。
    进了威廉的院子,安特发现这里的下人少了很多,不像之前什么事都要有专人侍候,一个院子里随处可见来回走动的侍女。安特一步步走近威廉的卧房,此时天还尚早,心想他兴许还在睡觉吧,回想起当初催他起床的样子,心里一阵泛酸。
    轻轻推开门,安特想象的场景却没有出现,威廉不在这里,床整整齐齐地叠放着一床被子。她想了想,又跑去饭厅,依然没有见到威廉。
    “难道在书房?”安特有些不可置信,复又跑了过去,这一来一回耽误了不少时间,那边林迁可还在等着呢。
    “母亲?”威廉果然正在书房看书,抬头看到安特,脸的惊讶丝毫没有掩饰。
    “威廉!”安特控制不住情绪,哭着走进来,一把将他搂进怀里。
    寒暄了一阵,威廉才问道:“母亲怎么会过来?对了,林迁昨日有喜宴,一定是他送去了喜帖吧?”他这反应倒也迅速,不似之前那般不懂思考。
    “是,我听说此事,从阿尔那里……要来的机会。”安特眼神有些躲闪,生怕威廉看出什么。
    威廉看她表情便已经猜到,阿尔怎么会这么轻易放她过来,少不得她要放下身段万般请求才能来此,为了见自己一面,恐怕受了不少委屈。不过显然威廉已经成熟了许多,心里知道便好,没有点破。
    “孩子,你现在……如此用功吗?”安特见他书桌的书一半是魔法书,一半是政治书,心里顿感慰藉。
    威廉勉强一笑,开口说道:“之前是姐姐,后来是外公,现在又是林迁,我这国王当的却也轻松,不过是闲着无聊翻看一下罢了。”
    安特知道他若有所指,自从自己的丈夫莫名其妙地“闭关五年”,这国家彻底变了样。威廉虽然一直都是名义的国王,但实权却一直掌握在他人手里。若是艾琳娜和父亲也罢了,现在一个外人俨然都成了大陆的领袖,他这个国王确实做的憋屈。
    “孩子,你放心,一定会好的。不说这些了,我这次来见你之前,林迁跟我说几个月前你差点遇刺,是真的吗?”安特关切地问道。
    “也没什么,是几个无家可归的精灵叛党,想着借我的身体,让人类和精灵族打起来罢了。现在这个计划失败,我彻底安全了。林迁虽然大权在握,但还是得让我安心活着,否则大陆乱起来,他也不好收拾。”威廉看得透彻,无所谓地说道。
    “是吗?”安特犹疑了一会,她发现威廉离开自己真的长大了,难道之前都是自己教育错了吗,又问道,“次我不顾你的意愿,将你送过来,也不知道你会不会怪我——”
    “不会的,”威廉连忙保证,“母亲的意思我都明白,当时的局势下,我若到了南洋,下场不会好看。不过如今南洋局势已定,母亲大可留在这里,我们母子相聚,再不分离。”
    看着威廉满脸期待的样子,安特听后却有些犯愁,又不好弗了他的心意,强笑着点了点头,借口去安排一下,有些神伤地独自走了出来。
    威廉不明所以,暗自思忖道:“怪,母亲向来是做事果断的人,今日为何如此犹豫,看她样子似乎先前并没有打算在此住下……怪事!算阿尔表哥不同意,但母亲已经到了此地,还怕他威胁不成?难道……”
    “不好!”威廉一拍脑门,“她定是有难言的苦衷,阿尔表哥放她回来,恐怕另外加了条件,很可能没有打算让她安全回去!”
    威廉追出门去,哪还能见到母亲的身影,赶紧问了侍卫,说是看到她和林迁一起回去了,心顿时感到不妙,直奔向魔法传送阵。
    传送阵光芒一闪,林迁和安特瞬间消失在了原地。而在另外一边,位于佣兵城内的传送阵,却只有安特长老一人出现,她平复了一下心情,径直走了出去。
    本书来自
    chapter();</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