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神龙回娘家 > 正文 第三百九十章 白玉凤星被制裁(大结局)
    巫、妖两族覆灭,新天庭已立,人族正在疗伤康复其间,圣人们也趁这个难得的机会自行静修。洪荒暂时处于平静之中。
    这晚,任强望着天上明月,想起嫦娥奔月已经有些年头了。自己光顾棘津州人族劫后余生再发展了,竟然一次也没去看望过。
    董种树、玫秀、月华回来后,棘津村有多人照顾,任强放心不少。决定趁此无事之时,到太阴星上看看自己的孩子——泥点人王常转世投胎的嫦娥和她丈夫后羿。
    于是,任强再一次离开棘津州,向太阴星奔去。
    太阴星,也就是月亮。
    任强来到太阴星,看到太阴星的环境,果然像传说中的那样荒芜!虽然不像后世登月卫星拍摄的那么凹凸不平,坑坑洼洼的,但渺无人烟却是事实。
    一棵高大的桂花树耸立在月宫门前。桂花树下,“后羿”在一斧一斧地砍树。一斧下去,桂花树被砍破一大道口子,树皮树屑掉了一地。
    然而,斧头刚刚离开,被砍下的树屑又回到树上,砍破的口子也立马愈合。再砍再掉再愈合,桂花树高耸入云,树身直径足有两米多,就算“后羿”臂有神力、树屑不回到树上愈合伤口,要想砍到这棵桂花树,也得几个时辰。
    而“后羿”对任强的到来,却是不闻不问,仍然不停地挥斧砍伐。
    任强看得心酸,上前说道:“后羿,爱婿,你……这是……为什么?”
    后羿似乎想起什么,向任强深深鞠了一躬,面无表情道:“世上再无后羿,只有伐树樵夫……”又像要解释什么,“吾……刚……”
    任强忽然想起,后世传说月亮上有吴刚伐树!看来,这个樵夫已经不是后羿,而是吴刚。只是不知道是如何转换的。
    又问了吴刚几句话,吴刚依然懵懵懂懂,答非所问。任强见问不出什么,转过桂花树,向月宫走去。
    嫦娥在月宫里,早已发现任强到来。只是月宫被白玉凤星设了禁制,声音传不到外面来。任她怎样喊叫,任强一点儿也听不到。
    任强来到月宫门前,见嫦娥一脸泪水站在门口,正在用手势向他打着招呼。便知是怎么回事了。
    任强念个咒诀,将禁制破开一条缝隙,自己走进去。
    而在他身后,那禁制又快速复原,哪里还有什么缝隙?
    原来,任强乃“命外之人”,巫妖两族的一些特别禁制,有时对他不起作用。但也只有他一人而已。别人是不能够利用的。
    嫦娥一见任强进来,憋闷了多年的哭声,一下喷发出来,抱着任强脖子,“亚父”“亚父”地喊着,嚎啕大哭。
    任强抚着嫦娥后背,有些哽咽地劝道:“好孩子,好王常,不要哭,有什么委屈,给亚父说说。”
    嫦娥痛哭了一阵,终于止住。情绪稳定以后,对任强学说了进入太阴星之后的情景。
    “……一开始,夫君每砍一下桂花树,树身上便出现一道伤痕。待斧头扬起,那道伤痕又自己合上。夫君知道这是白玉凤星使的魔法,如此下去,桂花树是永远也砍不倒。
    “这日,夫君向着我这里作了一个揖,嘴里说了些么儿(什么),由于有禁制,我一句也没听清。然后,就见夫君身体突然暴长到与桂花树一般高。看样子,可能是想与桂花树同归于尽。
    “我吓得大叫一声,昏倒在地上……
    “待我醒过来以后,夫君已经在那里砍树了。仿佛么儿(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我发觉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嘴里不断念叨两个字:‘吾……刚……’,”
    嫦娥说着,又自流起泪来。
    “孩子,你受苦了。”任强眼窝里也湿湿的,一时不知如何安慰才好。
    “亚父,你从棘津村来?”嫦娥率先扭转话题,问道。
    “嗯。”任强点点头。
    “那里……还好吧?”棘津村毕竟是嫦娥(王常)出生地,那里有她子孙后代,父女相见,自然想起。
    嫦娥这一问,引起任强话题。于是,将巫、妖大战,不周山倒,天外浑水倾泻,高山埋没,东海向东填平一千余里,棘津州变成大平原,一一对嫦娥道来。
    “那,棘津州的人们呢?”嫦娥被困太阴星,自是不知道这些事情。听任强一说,最关心的还是自己后代,不由担心地问道。
    “当时我正在不周山脚下采访巫妖大战,赶不回去。多亏了董道长和他的徒弟,还有玫秀、月华,用法力救起棘津村一千余号人。其他的,都……被埋住了。”任强神情黯然地说,“这次天灾,咱棘津州受灾最重。存活率不足百分之一。整个洪荒,存活十之二、三。要不是董道长和玫秀、月华他们,可能一个也跑不出来。”
    “玫秀、月华是谁?”
    “哦,我的两个徒弟。”
    “亚父收徒弟了!女的男的?”
    “女的,一个是玫瑰,一个是月季,和我一样,两丛蔷薇科灌木化身。”
    “漂亮不漂亮?”
    “还算可以,不过,比起你来可就差远了。”任强实话实说。
    嫦娥难得地笑笑:“亚父净拣好听地哄人家!”
    任强告诉嫦娥,经过这次巫、妖大战,巫、妖两族的主要干将全部灰飞烟灭,妖皇帝俊和东皇太一,一个也没了。妖皇宫也被改名太阳宫,只有白玉凤星和十金乌太子居住在那里。
    天庭新立,由道祖身边童子昊天和瑶琼,分别任天宫中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之职。
    “那,白玉凤星为么儿(什么)还不放过我和夫君呢?”
    “这……我一时也说不清楚。不如,你跟我回棘津村吧,别在这里受寂寞了。”任强知道他这是逆天之举,但面对自己的子女——泥点儿人王常,他又不得不作出这样的决定。
    “这里有禁制,我是出不去的。”
    “你忘了,亚父有泥丸宫呀。你在那里生活了近千年哩。”
    嫦娥眼里涌起泪花,哽咽着说:“整个太阴星,就我和夫君两个人。我要一走,他更孤单寂寞了。我……还是在这里陪伴着他吧!”
    任强见状,知他们夫妻情深,点点头,“要这样,我回去找玉皇大帝反应,现在天庭上,是他说了算,让他叫白玉凤星把禁制给你解了。”
    嫦娥:“我听说白玉凤星与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同是三颗小行星化形,彼此姐弟相称,他会制裁她?”
    任强:“他是玉帝,掌管天下,应该公正廉明。如果他袒护她的话,我就反应到道祖鸿钧那里去,让他这个玉帝也当不消停!”
    嫦娥含泪点了点头。
    父女二人又说了一会儿泥点儿人小时候的事情,任强把门兰和崔存普安置成孟婆与崔判官之事,告诉给了嫦娥,嫦娥心情逐渐好转。
    听说自己是三十四个元灵中第一个找到之人,更是激动。一再嘱咐任强,找到其他兄弟姐妹后,一定要设法转告她,让她也高兴高兴。
    又坐了一会儿,任强站起身要走,嫦娥自是不舍。不过,她也知道这里不是久留亚父之地,于是,只好目送任强走出月宫。
    任强刚一出月宫门,就见一只白兔在前面蹦蹦跳跳。心想,王常(嫦娥)一个人也实在太寂寞了,有个活物在身旁,也能解解闷。使出缩地术,三步两步追过去,逮个正着。然后给嫦娥送去。
    嫦娥将白兔紧紧抱在怀里,又亲又暖,嘴里不住说道:“多谢亚父!这回我有伴儿了!”
    “这只兔子浑身洁白,眼睛像宝石,就叫它玉兔吧!”
    任强说完,忽然想起一事:后世人传说月亮上有嫦娥、玉兔、吴刚、桂花树,自己第一次登上太阴星,这四种还都见到了。而且还亲自把玉兔送给嫦娥,以后传说中,是不是会有些小改动呢?!
    任强离开太阴星,来到天宫凌霄宝殿,对玉皇大帝历数了白玉凤星的种种罪行:
    一、看管十金乌不严,导致十金乌一齐出动,焚烧巫族,挑起了巫、妖大战;
    二、当共工怒触不周山之时,她又借天外浑水下倾之际,用神土息壤填平东海西岸一千多里,东海西岸的几万人族,无一生还。别处里的人族,也死亡十之七、八。
    三、巫、妖二族已经退出历史舞台,天上秩序井然,人间也在慢慢恢复生机,白玉凤星仍然还不放过人族成仙的嫦娥,把她囚禁在广寒宫中,倍受折磨。
    任强还郑重声明:“嫦娥乃是女娲在东海西岸用息壤造人时,迸溅到自己身丛上的泥点儿所化,与自己有父女之情。还望玉帝看在自己是道祖隔代弟子的份上,把嫦娥解救出来。”
    “神土息壤只有道祖那里有,白玉凤星如何获得?”玉帝说着,看了一眼身边的王母娘娘。
    王母娘娘脸一红,讪讪说道:“我们还在道祖身边当童子的时候,凤星姐姐央求我给她弄一些。我以为她是为了养花儿种草才要的,就偷偷拿了些。没承想她却用在这上面了!”
    玉帝脸色一沉:“道祖要是追究起来,你也少不得担责任!”
    王母娘娘眉头一皱:“那怎么办?”
    玉帝:“事已至此,也只有按天规处置了。”说完写了一道敕令,把白玉凤星发配到遥远天边的一个小行星上,永世不得离开。并立刻交由一天将去执行。
    “还有一事,”任强又说:“她把我的孩子囚在广寒宫里,是不是让她打开禁制再走?”
    玉帝:“这个好说。走,我与你一同到广寒宫里走一趟。”
    二人来到广寒宫,玉帝捻了一个诀,禁制便打开了,嫦娥获得了自由。
    玉帝见嫦娥端庄美丽,很有大家风范,把广寒宫赐予给她,作为她永久的住所;同时招聘为凌霄殿宫娥,让她在凌霄殿练习歌舞。
    书中交代:只因这一招聘,才有了后来的天蓬元帅戏嫦娥一说,此是后话。
    安排好了嫦娥,任强又回到下界棘津州,
    一日,阳光普照,春风和煦,任强沐浴在阳光之中,迎着微风在原太湖边上散步。
    见一年轻女子在前面东张西望,好像在寻找什么。认为一定又是个远处归来的天灾幸存者,想上前对她解释一下,把她送去窝棚里临时居住,便向那女子走去
    那女子也发现了他,边向他走来,便大声询问道:“大哥,你看见我的夫君青龙了吗?”
    任强一怔:寻找夫君青龙!难道这个年轻女子是金莲不成?定睛一看,见其身上虽然沾着泥土,衣服褶皱的厉害,但从她的丹凤眼、柳叶眉、挺直的鼻梁可以看出,此人不是金莲又是哪个!
    “金莲,你是金莲?”
    在任强印象中。金莲已被埋在地下,青龙也正因此悲愤欲绝,怒火中跃上半空下了七七四十九天倾盆大雨,犯了天条,丧失了肉身。
    金莲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金莲也认出了任强。一番悲痛过后,在任强的询问下,金莲说出了自己的经过。
    原来,息壤合着天外浑水下倾之时,金莲因不见比子青龙,急火攻心,一时竟愣怔在那里。在感到憋闷喘不上气来时,泥浆已经埋没了头顶,再跃出已经无能为力了。
    也是急中生智,为了保住性命,她立马变成一颗莲子,在泥土里安静下来。
    也是命不该绝。与她同时埋没的,还有一只金龟子。
    金龟子不甘永远被埋在土里,便用前爪往上刨洞。一点儿点儿往上钻。
    泥土落在金莲的身上,她就动一动,把土从身上滑落下去。就这样,只要有土落在身上就动,她与金鬼子,永远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金龟子没日没夜地刨洞,她也没日没夜地紧紧跟随。也不知过了几年几月,终于有一天,他们见到了亮光——来到了陆地上。
    来到陆地上以后,她又变回原来身体。放眼望去,哪里还有旧时的模样?东海不见了,海岸没有了,任强的住处也无处找寻,更不知夫君青龙在哪里!
    她只好在原地徘徊,想找个人打听一下。这不,第一个人就遇见了任强。
    任强也把东海西岸的变化,及比子青龙的遭遇,告诉给了金莲。
    金莲悲痛欲绝。
    任强劝道:“天灾人祸,谁也无法抗拒,你也不必过于伤心。如果你愿意等,千年之后,比子还会以人族的面貌出现,你们夫妻还有团圆的时候。”
    金莲闻听还能还能见到夫君,心便放宽下来。流着眼泪说:“我生是比子的人,死是比子的鬼,无论千年万年,也不论我们夫妻能不能团圆,我都要一直等下去,直到天荒地老。”
    任强很为他们的爱情感动。便说道:“你既有如此决心,我送你去东海如何?那里有比子的家人,大家也好互相照顾。”
    金莲含泪点了点头,跟着任强来到东海新龙宫。
    任强听青龙说过,金莲住不惯水晶石的龙宫,便征得龙王敖广同意,在深海处,依然给金莲建了一处与原来一模一样的小竹院,把金莲安置在了里面。
    金莲能以死里逃生,是任强万万没有想到的。如果后世的殷相比干就是青龙比子的话,不知比干还能不能回忆起这段刻骨铭心的姻缘,夫妻二人又以何面目进行相认!
    还有棘津州的沧海变桑田,自己是亲历了,不知后世人如何传说?自己何不把这一切都整理成文字资料,传播下去,也好对后世人有个交代;对比子金莲的婚姻起个佐证。
    于是,任强躲进他的玄棘洞府,专心致志地整理起这些资料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