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神龙回娘家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会三霄(一)
    四把剑和一张图一出现,任强就感到一股无比凌厉的杀气迎面而来。“不愧是洪荒第一杀阵!”任强心中暗道。
    通天教主说道:“这四把剑和这张图分别为诛仙剑、戮仙剑、陷仙剑、绝仙剑。和诛仙阵图,为先天灵宝级别的法宝,但四把剑和阵图一起,布成诛仙剑阵,却可以发挥出顶级先天至宝的威力。非四个和布阵的同一阶位的高手才能破。”
    见任强听得认真,通天道长又说:“你为玄门弟子,不可没有玄术。嗯!今日我再教你一些这方面的东西吧。”说完使出四剑,从每把剑发出一道凌厉的剑意,进入任强体内,然后又说:
    “这些是为师关于诛仙四剑领悟的剑意和剑道,你好好领悟吧!嗯,你再拿出一件武器,为师再赐予你几道剑气,让你好好领悟。”
    任强想了想,最后拿出了祖师给的噬魂枪。通天道长又一挥手,四道剑气进入噬魂枪,然后说:“好了,你拿着阵图,回去好好领悟吧!有些东西,说出来远没有自己领悟的好。”
    任强拱手接过诛仙阵图,然后闭关领悟……
    任强闭关领悟略过不提。
    待任强感觉领悟的差不多了,便出关来到大殿,把自己的感悟说给通天道长,同时归还了诛仙阵图。
    通天道长微笑着接过阵图,对他说:“不错,这么点时间,就有所领悟,实在难得!实在难得!”
    师徒二人论了一气四仙剑阵,通天教主见任强理解的差不多了,便说道:
    “好了,现在你已经学过诛仙剑阵了,至于万仙阵,布置的条件太麻烦,我给你绘制一幅阵图,你以后慢慢领悟吧!现在你去三仙岛,找你三宵三位师姐,学习她们的九曲黄河阵吧!如果有机会还可以去找十天君看看他们的十绝阵。好了,你去吧!”
    “那么弟子就告辞了。”任强说完走出碧游宫,出发三仙岛,去会会从未谋面的三位三宵娘娘。
    三宵分别为老大云霄,老二琼宵,老三碧霄。他们三个和赵公明以兄妹相称。相传三宵原本为开天时形成的三朵云彩,而赵公明为一股清风,四人在化形前,相依为伴,又一起化形,因而关系很好。
    在《封神演义》里,三宵就是为了替赵公明报仇,才前往西岐,与阐教众人战斗。结果十二金仙皆被三人的九曲黄河阵擒获,削去顶上三花和胸中五气,成为凡胎。这才惹出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以圣人之尊,以大欺小,把三宵皆打死。可以说三人为封神时代最可歌可泣的奇女子。她们的行为让许多后人崇拜,下场又令许多后人惋惜,当然也包括后世的《封神演义》读者任强。
    任强崇拜三霄,还起源与一则后世的民间传说——《崔母庙的传说》
    (注:此传说上传在正文第二百五十三章里,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过去看看。)
    此传说虽无从考证,但任强前世所在的棘津州县境内,确有村名叫崔母北街。位于棘津州新屯乡政府驻地东偏北五华里处。因该村只有一条街,而崔母庙又坐落在这条街的南面,故得名崔母北街。
    崔母庙会是棘津州历史上最大的庙会。在搜集整理民间三套集成时,三套集成办公室曾列为重点考察项目,作为办公室成员,任强很荣幸地参加了。
    也正是心中有关于三霄的传说和崔母庙在历史上的兴盛,任强对三仙岛三姊妹既崇拜又期待,恨不能一下见到芳容。
    尤其是碧霄,一个让棘津州人崇拜了大几千年的碧霄元君——送子娘娘又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三仙岛距离金鳌岛并不算很远,任强心急腿快,不一会儿就到了。
    三仙岛的风景优美十分,与《封神演义》中形容的“虽然别是洞天景,胜似蓬莱阆苑佳”果然相符,一路还有不少灵禽珍兽,有些还是猛禽,却都和平相处,一副仙家福地胜景。
    任强来到岛上,却不知如何进入岛中——不知通天教主给没给三霄打招呼?自己贸然闯入,会不会造成误会?
    正在犹豫间,这时从岛上出来一个童子,看到任强,一脸戒备地对任强喝道:“你是什么人?来我们三仙岛干什么?”
    任强望着小童子一脸戒备的样子,愣了一下,然后和颜悦色地笑着说:“我是你们岛主的师弟,奉掌教老爷旨意,来拜见你们三位岛主。”
    童子又问道:“老师的师弟?奉掌教老爷的旨意?那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没有见过你呀?”
    任强仍然陪着笑脸说道:“我是三清圣师共授弟子,你当然没有见过了。我叫任强,道号玄棘。麻烦你去通报你老师一声,就说三清共授弟子前来拜见三位师姐。”
    童子又上下打量了一下任强,嘴里嘟嘟囔囔的,转身去通报了。
    不一会儿,岛边出现三位少女,走在左边的穿一袭绿色长裙,只长得俏丽活波,机灵可爱;右边的穿一粉色长裙,明眸浩齿,温顺柔善;中间一女却是穿一淡黄色长裙,端庄秀丽,尊贵典雅。
    三女来到任强跟前,中间那名女子对任强说道:“来者莫不是老师与大师伯、二师伯共授弟子玄棘师弟?”
    任强忙说:“正是贫道玄棘,姓任名强。前来拜见三位师姐。”
    中间那女子又道:“前日老师曾嘱咐贫道,说有一师弟将来敝岛,不知玄棘师弟今日驾临三仙岛,有失远迎,还请师弟见谅。”
    任强道:“不敢,是师弟失礼了。没有提早通知三位师姐,就贸然前来。”
    任强看着三人,心中猜测:中间为首的应该是云霄,右边的是琼宵,左边的就是碧霄了。因为书中描写说琼霄文静,碧霄活泼。而从修为上也能看出,云霄和琼宵已经是太乙玄仙境界了,其中云霄恐怕已经征得道果了,而碧霄也已经是金仙后期巅峰。
    云霄接着说:“不知师弟今日前来所谓何事?”
    任强说道:“听闻三位师姐修为远胜常人,对于阵法更是青出于蓝,九曲黄河阵威震洪荒,因而师弟我奉三师尊旨意,来向三位师姐请教一下,同时见识一下九曲黄河阵。”
    云霄说道:“师弟客气了。请教不敢当,互相学习而已。”
    旁边碧霄接话道:“大姐,你们俩就不要这么文绉绉地互相吹捧了,既然他是老师让来的,那就进岛内说吧!”话说的快言快语,一听就一直爽脾气。
    云霄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师弟,一时只顾着说话了,忘了请师弟进岛内了。师弟请!”
    任强说道:“师姐客气了,师姐请。”
    说着几人进入岛内。
    任强边走边观察三宵,只见云霄庄重威严,其性格稳重,有大局观,观其神态,感觉就像一个现在的女强人;琼宵比较沉默,话语不多,有点像小家碧玉一样;而碧霄性格活泼,话语比较多,但有点冲动,给人的感觉有点像顽皮的小妹。任任强怎么联想,也无法将眼下的碧霄与前世那个尊贵富态的铜塑崔母奶奶联系在一起。
    任强心中装着事,不由得多看了碧霄几眼。
    碧霄俏皮,一双眼睛也是骨碌碌不断望向任强。见任强不住用眼瞅她,粉脸上立时闪过一丝儿羞涩。
    任强立时察觉。但已经晚了,不由心中暗道:坏事了!别再让人家误解成色鬼!想罢便低眉顺目,再不敢望向三霄一眼。
    碧霄何其精明,早把任强的窘态看在眼里。心想此人倒也老实。看他这拘束样,定然没有多接触过仙界女子。何不逗他一逗,活跃一下气氛,日后相处也随便一些。
    碧霄想毕,面向任强诡谲地说道:“玄棘师弟,听说东海西岸有个蔷薇化身的道人,把女娲造人时甩落到身丛上的泥点抖落化人,便于他们生活在一起。他带领的那伙人,比别处超前生活几百年,可有此人?”
    任强想不到碧霄对此事如此了解,心中不免惊讶,说话也有些磕巴:“哦,哦,正是……是……在下。”
    “哇塞!原来是‘嚏喷亚父’啊!”碧霄闻听,“咯咯咯”地笑起来。
    琼霄受妹妹感染,也“嘿嘿嘿”笑个不停。
    云霄虽然没有笑出声,弯月似的眼睛说明其在用心强忍着。
    稍顿,云霄舒展开眉眼,嗔怪地望着碧霄说道:“就你多嘴!”
    原来,三霄是知道任强来历的。
    洪荒之中,有姿色又有名声的女子,也不过十几位。女娲、后土、三霄,虽然辈分不同,但都是里面的佼佼者。
    三霄作为上清通天教主徒弟,免不了到女娲洞府拜访玩耍。女娲见三姊妹靓丽姣好,甚是喜爱。接触多了,彼此竟成了无话不谈的差辈朋友。
    任强被道祖看出命外之人,消息一下在道祖众弟子之间传开。加之任强经历很据戏剧性,一时间竟成了师兄弟之间、师徒之间谈话的资料。
    三霄在拜访女娲时,从女娲嘴里听到了关于任强的一些传闻,同时也听到了关于“嚏喷亚父”的来历。觉得好笑,便记住了“玄棘”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