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杀鬼破邪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只羡鸳鸯不羡仙
    柳晓玉不满地冷哼一声,转身往湖边走去。罗天阳苦笑着摇摇头,跟在她身后,两人一起来到人工湖边。
    人工湖边生长着一些水葫芦,在夜风吹拂下微微摆动,偶而还有小鱼儿跃出水面,令罗天阳感到有些奇怪,办公楼那边连虫蛙都没有,而这里的小鱼儿跳得却如此欢快,似乎有些不正常。
    鱼儿在晚上会跃出水面吗?罗天阳心里这样问自己,但却没有答案,相比于水里的鱼虾,他对山里的野兽倒要了解得多。
    柳晓玉站在湖堤边,凝神朝湖里望了一会,弯腰脱下鞋袜,坐了下去,将一双玉脚放入水中,轻轻地拔弄着池塘水。她那张寒若冰霜的脸上,不一会就写满“幸福”这两个字,看上去很是享受。
    虽然生长在江南,罗天阳在水中也能来去自如,但却不会在夜里入水,要是碰上一只水鬼,那可不是件好玩的事,他已经被青湖镇的老水鬼折腾怕了。
    站在离柳晓玉一米远的地方,罗天阳两眼在湖里搜索起来,不过还好,除了那偶而跳跃而出的小鱼,其它还算正常,整个湖面都没有发现阴气。
    柳晓玉在旁问道:“天阳,你在找什么呀?”
    收回目光,罗天阳转头望着她,笑道:“看到人工湖,心里想起青湖镇那只老水鬼,就禁不住有点想法。”
    柳晓玉一挥手,不屑地“切”了一声,笑骂道:“好好的夜景不欣赏,偏要提什么水鬼,真是大煞风景!”
    罗天阳淡笑道:“职业病吧。”
    “坐下来聊聊天。”柳晓玉说着,显出一脸妩媚来,那双冰冷的眼睛里还抛过来一个媚眼。
    认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柳晓玉妩媚的样子,罗天阳感到自己脑子有些当机,这冰美人妩媚起来,跟狐狸精有得一比啊!
    柳晓玉柔柔一笑道:“怎么?没见过美女?”
    这话说得令罗天阳心底涌起一阵酥酥的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享受。他傻呆呆地望着她,心里却想这是怎么了,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柳晓玉,难道以往所见的,是她的假面貌?
    如果说刚一开始,所见的柳晓玉正是他留在心里的形象,那这段时间她表现出来的,完全是两个人,这让罗天阳心里有些疑惑不解。
    柳晓玉的脸变得很快,比六月天变得还要快,妩媚霎时就消失不见,一张寒若冰霜的脸又展现出来,冷冷道:“坐下来聊聊吧。”
    心里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但又想不出来。罗天阳收起心神,淡淡地望着她,说道:“我是山里长大的,是个旱鸭子,还是不坐了。”在这种环境中,谨慎点总是不会有错的,于是他就撒了个谎。
    可柳晓玉眼中却出现轻蔑之色,不屑道:“湖水深不过一米五多点,你一个大男人还怕在这湖里淹死吗?难你去青湖镇除水鬼时,就没想过自己会淹死?”
    “青湖镇的水鬼,是抽光塘水才杀掉的,不存在淹死的问题。”若非不得已,罗天阳绝不会在夜晚下水,当然不肯坐在湖边,坚决地拒绝道,“我身上都是符咒,沾上水就会失效。”
    柳晓玉似乎也没坚持,转回头去,冷哼道:“几道破符,失效就失效了,再画几道就是,找什么借口啊!”
    “画符没你想象得那么容易,最近符咒消耗很大,都快不够用了。”
    见她有些高兴,罗天阳就解释了一句,却不料引来她更大的愤怒:“够了!解释什么呀?不想坐就甭坐。”
    坐是绝对不会坐的,他需要随时保持应战状态,防止可能引发的危险,对柳晓玉的愤怒没有理会,眼耳同时关注四周的状况。
    两人都没有说话,一时陷入尴尬的沉寂之中。
    “呱呱!”
    几声鸭子似的叫声,在寂静的人工湖边传来,随后就听到“扑通”的落水声。
    罗天阳刷地警觉起来,这时候任何生物的出现,都会引起他的怀疑。
    “鸳鸯!”
    而柳晓玉却惊喜地大叫起来,随后指着在人工湖另一头戏水的鸳鸯,赞叹道:“天阳,你看那对鸳鸯,多么幸福啊。”
    但罗天阳却幸福不出来,四周的动静都在他关注之中,这对鸳鸯却好像凭空出现一般,从草丛里钻出就扑通跳入水中,这情况非常的不正常!
    他没有回话,紧锁着眉头,两眼紧盯着湖中戏水的鸳鸯,心里犹如惊涛骇浪,鸳鸯是鸳鸯,在它们身上没有发现阴气,但又是从哪里出来的呢?
    他想不明白,越想不明白就越感到惊骇,办公楼内毕竟有一只凶残的女鬼在,又有谁能断定不是它搞得鬼呢?
    柳晓玉却又问道:“天阳,看到鸳鸯,你联想到什么没有?”
    收回目光,看到柳晓玉满面桃花,眨着妩媚的眼睛,罗天阳重重地呼吸两口,漠然地望着她,淡淡道:“我想到了鸳鸯戏水。”
    “呵呵,天阳,你这呆头鹅,总算有点开窍了。”柳晓玉此时可谓风情万种,以眉目传情,“我告诉你,我想到的是‘只羡鸳鸯不羡仙’的诗句。”
    对这个越来越陌生的柳晓玉,不管她抛出多少秋天的菠菜,罗天阳也不为所动,只是淡淡道:“初中毕业我就回家了。”
    他以此来表明自己不懂这种意境,接着又说道:“若是你要跟我谈‘道可道’的学问,我可以跟你谈上十天十夜都不停息。”
    柳晓玉没有发怒,一脸愕然地望过来,稍后就叹息道:“我很羡慕鸳鸯,它们终生不离不弃。有时候我就想,我要是鸳鸯就好了,不用为嫁给一个不爱的人烦恼,快快乐乐地生活一辈子。唉,真可惜,我此生无望了。”
    对柳晓玉的遭遇,罗天阳心中表示同情,但却没有应和,朝她谦意地笑笑,目光又转向湖中的鸳鸯。
    “唉,真不知苏柔,为什么会对你这块木头死心塌地。”
    柳晓玉的一声叹息,顿时让罗天阳想起了什么,全身不由一颤,额头冷汗暴出,收回目光,脚步缓缓地往后移。chapter();</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