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湘西秘术闯都市 > 正文 第1335章 整蛊有钱人
    旁边的沈云也诧异道:“老马,你没有和我们开玩笑吧?”
    “在你左侧明明有一个身着红衣的男孩子在和一阳说话,你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你这也太……”
    “沈总,别为难他了。”
    这时王定坤却朝着沈云摆了摆手,解释道:“其实在场所有人之中,只有姓马的这个凡夫俗子是看不到我的真身的,因为他没有开天眼。”
    “沈总与寻常人不同,首先沈总经常与一阳等人在一起,身上自然沾了一阳他们的灵气,所以无形之中就开了天眼。”
    “再加上你上次又服用过芝人芝马,其实你体内已经有近一百年的功力了,所以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你自然可以看到。”
    “哦……”
    为此沈云又不由得沉吟一声,坐在旁边没有再多说什么。
    姓马的此时仍然一脸迷茫的坐在原地,看到沈云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之时,他内心其实是崩溃的。
    当下带着点惊惧的口吻嘀咕:“一阳,你们几人可不要吓我啊,咱们都是好朋友了,不带这么玩的。”
    “懒得理你。”
    见他仍然不信,我索性不爽的吐槽一声,随即冲着王家坤吩咐:“你过去让他吃点苦头,不然他不见黄河是不会死心的。”
    “行。”
    王定坤顺从的冲我点了点头,然后大剌剌的走到了马总的身后。
    站在他后面大约有十厘米的距离,王定坤弯下腰来,在姓马的身后轻轻吹起冷起。
    随着王定坤身上的冷气呼出来,笔直打在姓马的后脑勺上,姓马的当场一个机灵,就差没有被吓尿了。
    “我去,什么情况!”
    姓马的被惊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然后不由分说的往门边奔去。
    然而不等他跑到门边,那扇本来打开的房门却凭空紧紧的关闭了起来。
    啊……
    马总被眼前诡异的景象吓得小心脏一跳,连忙无助的朝着沈云的身边奔去。
    如今现场诸多的人里面,也就只有沈云是他能够信任的人了。
    毕竟沈云好歹也是他的小学同学啊。
    奔到沈云身边之后,他连忙一把抓住沈云的手臂,叫嚷道:“老沈,这是什么情况啊,你怎么一点都不害怕?”
    “怕什么?”
    沈云不以为然的耸耸肩,苦笑道:“我最近经历过的事情,比你看到的要吓人一百倍。”
    “若我也像你一样胆小的话,那我现在可能早就已经被吓破胆了。”
    言罢,沈云又伸手推了推他,安慰道:“你且先坐好,只要你心不动,那么风就不会动,风不动魂也不会动,那么世间一切都会安宁。”
    “其实你看到这些,都不过是表现罢了。”
    “人心往往比鬼怪更可怕,这一次吓到你的其实并不是鬼,而是你自己内心压抑了许久的恐惧。”
    说到这里沈云又朝着门边的王定坤摆了摆手,吩咐道:“定坤,先不要捉弄他了,不然一会儿把他吓晕过去就麻烦了。”
    “好。”
    王定坤顺从的点了点头,然后再度钻回到了紫金葫芦里面。
    “怎么样?”
    “这下该相信我所说的话了吧?”我一脸笑意的望着惊魂未定的马总,心中却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畅快。
    尤其前一段时间到处被人追杀,每一次吃亏的几乎都是我。
    心中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气,如今姓马的却被我给捉弄了一回,这倒是大快人心。
    “信了,信了……”
    马总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勉强从嘴角挤出一丛笑容,苦笑道:“想不到这世间真的还有这么玄奇的事情啊?”
    “难道真的有冤魂不成?”
    “废话。”
    见他还如此不开窍,我索性呵斥道:“马总,实话告诉你,在这方面你真的要向沈总好好学习,他可是几天的时间就相信了我们的神学和巫术。”
    “而且现在他自己都能自如的观察到鬼怪的形态,你呀,要走的路还很长呢!”
    “嘿嘿。”
    沈云闻言却是憨笑道:“一阳,这都是你调教的好啊,如果不是你的调教,我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别别别。”
    见他又要拍马屁,我连忙摆的道:“沈总,这个事情吧,其实跟我没有多大的关系。”
    “主要是天均那小子教了你祝由术,我这方面可没有什么东西能教你的。”
    “不过……”
    说到这里我又将目光挪到了马总身上,反问道:“这下你是打算坚持你的无神论调,还是先听听吴先生怎么说呢?”
    “当然是听吴先生的。”
    马总献媚似的冲着吴天峰笑了笑,然后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不过非常的出人意表,吴天峰这回并没有理会马总,而是盯着我询问:“一阳,刚才你唤出来的那个小鬼姓王?”
    “莫非他就是我堂哥当年说过的那个童子命?”
    “是啊。”
    我无奈的冲他耸耸肩,苦笑道:“当年事情想必您也听吴明天大叔说过了。”
    “王定坤就是王家的那个童子命,而你则是吴家的童子,我是白家的童子命,雪雁是龙家的童子命。”
    “四大家族的童子命,几乎都已经集齐在这间屋子里了。”
    “想来这应该也是命吧!”
    “唉……”
    吴天峰无奈摇了摇头,自顾自的苦笑起来。
    想来他虽然活过了三十岁,但应该也遭遇到了许多寻常人不曾遇到的艰难吧,毕竟童子命容易聚阴,没有两下子的话,可能早就被恶鬼给弄死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耸了耸肩,安慰道:“吴先生,童子命的事情日后再说吧,你还是先说说看关于马总家小公子的事情。”
    “虽然你说的冤魂论似乎有一些道理,但我感觉事情可能不会那么简单。”
    “他一个小小的孩童,冤魂一般不会缠身吧?”
    “有没有可能是商业竟争呢?”
    “也许!”
    吴先生理性的点了点头,分析道:“目前对于马先生家里的情况,我们并不是特别的了解。”
    “但如果说到突然形瘦骨立,而且小儿经常梦游说胡话,这是三魂六魄丢失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