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昔言道 > 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故技重施
    第二天正午,姑苏城郊。刽子手的刀锋在阳光下闪烁着刺眼的白光,一排犯人跪在地上,无助的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这些犯人里面有老人、有妇女,甚至有儿童,他们是出征队伍里一些将士的亲眷,他们的儿子、丈夫或者父亲在昨天的苦战中奋勇厮杀,有些人活了下来正准备向会稽挺进,然而更多的人却永远的埋葬在了异国他乡。
    众多百姓围在刑场周围,他们的眼睛里满是兴奋和期待,对于无聊的百姓来说,杀头的场面永远是最有趣的。
    “今天要杀的人可真不少啊!”
    “是啊,是啊,我看还有满门抄斩的!”
    “哈哈,这些人就该死!哼,你看他们,平时住着大宅院,整天好吃好喝,哼哼,能想到有今天?真是苍天有眼!就该把富人都杀光!”
    “可不是么?!他们只顾自己享福,哪里想过我们这些贫穷的百姓?”
    “就是!死有余辜!杀得好!最好一个不留!”
    这时,伯嚭走上前来,向众人宣告。
    “逆贼张循,携大军投降越国,实在罪大恶极!大王有令,判处张循及其下属叛国之罪,判处副将及以上官员死罪,并处满门抄斩!”
    宣告之后,百姓中爆发出一阵欢呼声,那些跪在地上的犯人却只能无奈的哭泣。
    伯嚭抬头看了看太阳,强烈的阳光在日晷上留下一道锋利的焦痕,他轻蔑的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犯人,随即下令道:“时辰已到,行刑!”
    令声刚落,只见白光一闪,犯人们已人头落地。
    山林大战之后,张循剥离了伤残士兵,命他们返回吴国求援,自己则带领仅存的三千多名士兵朝会稽方向奔袭而去。
    半个月时间里,张循连续挺进,虽然遭遇了数次抵抗,但抵抗的力量并不顽强。看来,经过山林一战,越国元气大伤,短时间内难以组织有效的防御。
    七月初一,张循率兵杀至会稽城下,此时吴军已经弹尽粮绝,兵力也只剩下不足两千人。
    张循站在营地外面,放眼望向并不算高大的会稽城墙,不禁叹了一口气。
    和予上前报道:“将军,箭矢已经耗尽,粮草也只够吃三顿了。”
    张循眉峰微皱,纵然心中焦虑万分,却不能展露于形表,“姑苏那边呢?有消息了么?”
    “没有,姑苏方面至今还未派出任何援兵和补给。”
    “可恶!”张循紧紧握住剑柄,胸中怒火再也难以平息,“可恶!只要再给我派来五千人马!我就一定能攻下会稽城!”
    和予面露难色,摇头道:“哎,将军,恐怕还有更糟糕的消息。”
    “说!”
    “可能正如将军猜测的那样,姑苏生变,吴王宣判将军以及官兵们叛国,还斩杀了一些兄弟的家眷,我担心那些返回求援的伤兵们也被奸臣囚禁了。”
    张循深深呼出一口气,强烈的无力感顿时占据身心。他转身望向背后的兄弟们,他们浑身上下沾满了腥臭的污血和肮脏的泥泞,他们曾用自己生命的力量燃烧出炙热的烈火,但现在却变成了一块块肮脏乌黑的焦炭。
    张循心疼不已,太多兄弟已经死去,还活着的人相互依靠在一起,疲惫而呆滞的眼神里仍准备迸发出最后的能量,只是他们还不知道自己拼命守护的祖国已经辜负了他们。
    良久,张循才对和予说道:“我们一定要攻下会稽城,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事实的真相,才能还战士们一个清白,才能光复他们的英名。”
    “可是……将军,我们侦察到会稽城中至少还有三千守军,这还没有算上城里的禁卫军和民兵力量,我们区区两千人,要如何才能攻下会稽城啊?”
    “我们已经陷入死地,眼下也只有拼死一搏。”张循紧紧握住剑柄,“好在姬政还不清楚我们当前的困境,所以我们还有最后的机会来赌一把。”
    “赌一把?”
    “是的,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怎么赌?”
    张循抬起头,盯着会稽城墙上一个熟悉的人影,缓缓吐出四个字:“故技重施。”
    与此同时,姬政站在城墙上,望向吴军的营地冷笑道:“循弟,你会不会像我一样急于求胜呢?”
    夜晚,大将军府。
    烛光照进纱幔,可爱的婴儿正躺在床上熟睡,他轻咬着手指,脸上泛出幸福的笑容,似乎正在做着一场甜甜的美梦。
    伊娜放下绣盘,起身伸了个懒腰,“哎呀,刺绣真是太难了,绣这么一对鸳鸯花了我三个月时间,今天可算是完成了!姐姐,你帮我看看,还要不要再修改一下?”
    伊娜把绣盘递给霜荼,可霜荼却好像完全没有听到。她用纤弱的手臂托着消瘦的下巴,愁眉不展,心事重重。
    “姐姐?”
    霜荼这才反应过来,迷茫的看着伊娜。
    伊娜满脸笑意,俏皮的把绣盘塞给霜荼,“姐姐,姐姐,你帮我看看嘛,还有哪里可以改一下。”
    霜荼莞尔一笑,轻轻点了点头,她接过绣盘扫了一眼,说道:“这里走针太浅了,我帮你再描一下吧。”
    “嗯,谢谢姐姐!”
    霜荼捏起绣花针,刚落下针脚,走了几下,便忽焉思散,心神飘离。一个不小心,锐利的针尖刺进了她娇嫩的指尖,钻心的疼痛令她猛然反应过来,她急忙收回手指,生怕染脏伊娜的刺绣。
    “哎呀!姐姐没事吧!?疼不疼?”伊娜赶忙抓住霜荼的手,帮她擦拭伤口。
    霜荼笑着摇了摇头,“没事的,不疼,好在没有弄脏妹妹的刺绣。”
    “姐姐……”伊娜用白绢帮霜荼清理了伤口,瞪着大眼睛看着霜荼,问道:“姐姐,你是不是在想张循将军?”
    “没……没有……”虽然霜荼试图否然,但不自觉皱起的眉梢却彰显了她内心的凌乱。
    伊娜也皱起了眉头,“外面的战事越来越紧张,真不知道最后会怎样。哎,男人们为什么总要相互厮杀呢?”
    霜荼没有接话,手指的血止了,她又拿起绣盘,继续帮伊娜修改起来,只不过那似水的眉眼之间却凝起了一团忧郁的氤氲。
    “张循将军是很好的人,我不希望他有危险,可是……我也不希望大将军失败,如果大将军失败了,他会更加痛苦……”
    听到这番话,霜荼突然停住了手中的绣花针,她抬起头看着伊娜,问道:“伊娜,大将军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伊娜双手托在腮前,脸上满是幸福,“大将军……他对我来说呀……嗯,他……他意味着全部!他是这世界上最好的人!是我的太阳!只要能永远守在大将军身边,我就心满意足啦!”
    “嗯……真好……”霜荼似乎有些羡慕伊娜。
    “当然啦,姐姐也是世界上最好的人!能跟姐姐做姐妹也是最幸福的事情!姐姐放心吧!我会好好伺候大将军和姐姐的!”
    霜荼莞尔微笑,然后在绣盘的背面绾上一个结,割断了细线之后,将绣盘递给伊娜,“好了,这样就完成了。”
    “真好看!姐姐的手艺实在是太厉害了!”伊娜接过绣盘,脸上再次洋溢出天真烂漫的笑容,随后,她稍显犹豫的问道:“姐姐,我能把这个做成枕头送给大将军么?”
    “嗯,当然可以了。”霜荼微笑着点了点头。
    “谢谢姐姐!谢谢姐姐!”
    就在这时,城外突然响起了震天的战鼓,那鼓声宛若惊雷,几乎震耳欲聋。原本熟睡的孩子被鼓声吵醒,害怕的哇哇大哭起来。霜荼赶忙抱起孩子,一边摇晃,一边轻轻拍抚,试图哄孩子睡着。可是鼓声全然不知停息,反而愈演愈烈,紧接着,城外喊杀声四起,整座会稽城陷入一片混乱。
    在会稽城下。
    吴军一边擂响战鼓,一边嘶喊着向城下逼近,密集的火把将夜空映照的宛若白昼。
    而在另一边,张循率领四百名死士,借着鼓声和喊杀声的掩护,竟然在会稽城东北角挖出了一条直通城下的地道。
    和予上前报道:“将军,地道挖通了!城墙下面果然有一口大缸!”
    “好!当年越国穷困,根本没有财力建造护城河,我猜测他们只能采用这种省钱的方法来防御土遁攻势。一般情况下,修建城墙的时候都会把大缸放在城墙的拐角处。看来第一步我们赌赢了,现在就看姬政会不会疏漏这个角落了。”
    “嗯!只要能从里面偷开城门,我们就能攻破会稽城!”
    “行动吧。”
    “喏!”
    张循率先钻入地道,沿着狭窄的地道迅速走到大缸下面,他抽出重黎剑在缸口的牛皮上一划,然后小心翼翼探出头来。
    虽然会稽城里一团嘈杂,但此处却空无一人。
    为了确保安全,张循又仔细搜寻了一圈,果然四下无人。于是,张循迅速探出身子,猛地向上一窜越出地道。随后,吴兵一个接一个鱼贯而出,没多久,四百人便在城下集结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