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种关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四十章 做梦吧!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四十章做梦吧!
    最后靳阳太疲惫了就在沙发上睡着了过去,我静静的看着他蜷缩着身体窝在沙发上的样子,就去拿了块毛毯帮他盖了起来。
    弄好,我依旧还是没有睡意,那一晚上的时间我都没有休息,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我想我应该是在用这样的方式去和他的感情做一个最后的告别吧。
    等着明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我就带着靳阳去医院,然后做我该做的事情,完成我该完成的目标。
    太阳在疲惫的等待中终于升了起来,看着时间我去做了早饭。
    今天的靳阳难得的一睁开眼睛就冲着我微笑,我也冲着他笑了笑,将做好的早餐摆在了餐桌上,说:“去刷牙洗脸了,然后吃早餐。”
    “好的。”
    靳阳的语气特别的温柔,我只是微微咧咧嘴也没太多的感觉。
    他洗漱过后,依旧想着和我分开来吃。但一看到他端碗准备去一旁的时候,我就说:“不许走,坐着一起吃。又不是什么多厉害的传染病,只要没有血液接触没有性接触,我就不会染上的。”
    他愣愣的看着我,问:“你不怕吗?”
    “有什么好怕的。”说完,我就低下头默默的吃饭。
    但他还是没有按照我说的去做,自己夹了点菜,就笑着说:“话是那么说,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小曼我并不想因为我又一次害了你。”
    我看了看他也没坚持,等着早饭吃完了,我们俩就一起去了相关的医院。
    这家医院也就是我在那张单子上没看清楚的,靳阳自始至终也并不知道我对他的病情全都是依靠那张碎裂了的检查单而猜测出来的。
    到了地方,靳阳和那个主治医生很熟悉。他看到靳阳还有我的时候,就叹了口气说:“你总算愿意再次来医院了,你的问题已经很严重了,如果不住院服用药物控制的话极有可能会再次恶化的。”
    昨晚上闯进卫生间的那一刻,我是有看到靳阳身上的皮肤是有着变化的,很多地方都有挠过的痕迹。
    而且他几乎一直处于感冒发烧的状态,这些都符合艾滋病的症状。现在医生一见到他,就直接说他的病已经很严重了。
    不过医生说完,他的目光就看向了我。
    靳阳似乎有些难为情,但为了保住命,他只能冲着医生点头,问:“那我现在如果开始接受治疗的话,能够维持多久?”
    “你们都知道这个病按照现在的医学条件是没有办法治愈的,唯一的办法就是用药物控制。等待以后医学条件的进步,研制出能够治愈这一病症的药物。至于能维持多久这得看你自己的造化,如果你一直处于担心和焦虑之中的话,那肯定是不行的。”医生说。
    靳阳点了点头,道:“好吧,现在我听医生的。”
    医生嗯了声,随后又看向了我:“她是你的家属吗?”
    靳阳也看向了我,而后笑着介绍道:“她是我老婆。”
    医生一听就道:“这位女士,你先去验个血吧。”
    我摇头说:“医生我就不用了。”
    “不行,你们是夫妻怎么可以不检查?检查不是为了那点检查费,而是对你们负责对这个社会负责!”
    医生应该是一个很严厉的医生,靳阳似乎知道我的尴尬,就说:“医生,真的不用,我和她从来没有行房过。”
    医生听后愣了愣,问:“这怎么可能?”
    靳阳深呼吸了口气,说:“我和她是形式上的夫妻,并没有夫妻之实。”
    “算了,这是你们俩的事情,但为了完全起见还是查一下吧。”
    最后我也答应了下来,去做了一个检查。跟着就去办理靳阳的住院手续了,虽然他坚持住在普通的病房里面,但我不答应。因为他的病不是一般的病,就算自己觉得没事,可其他人呢?
    再者我就想着让靳阳一个人呆在一个病房里,至于花多少钱我无所谓也不在乎。
    最后靳阳听了我的,住院之后医生就过来给他用药了。
    他的病是没有办法治愈的,唯一的方法就是控制,然后等着未来医学条件的进步,有可能将这样的病症给治愈掉。
    看着躺在床上输液的靳阳,我安慰着他说:“老公,你别担心。咱们现在还有着不少的积蓄,我明天也会去找工作,到时候我挣钱来养你。”
    也许是我的话感动到了靳阳吧,他的眼眶有些发红的说:“谢谢。”
    我笑着摇摇头,轻轻的拍着他的肩膀说:“和我客气那么多做什么,中午你想吃点什么,我去买。”
    “我还是想吃你亲手做的菜。”他笑着说。
    我说:“好啊,我这就回家买菜做去,然后带到医院里来。”
    靳阳笑的很开心,在他满是笑容的注视下我走出了病房,关上病房门的那一刹那我原本也满是笑容的脸庞慢慢的冷了下来。
    此时此刻的靳阳他一定对自己还充满着希望吧,有希望好啊,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时候他能坚持的下去吗?
    我默默的想着,但刚走出去医院,靳阳就给我打来了一个电话,他在电话里有些支支吾吾的,我很大方的笑骂着他:“你吞吞吐吐的做什么,咱们之间现在还有什么话不好说的吗?”
    “小曼,虽然我知道很多事情是我对不起你。但现在已经这样了,我只想求你一件事情。”他说。
    “你尽管讲。”
    “不要把我生病的事情告诉秦锐好吗?他是我最在乎的那个人,而他也一直最在乎我。但是你也要保护好你自己,千万千万不要和他走的太接近了。”
    他说着,语气里不无关心我的意思,只是他的关心话语却很刺耳,甚至直刺着我的内心。
    还好我早就有所准备,早就知道他会和我说什么,所以心里面很快就平静了。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对他说:“好,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他的。”
    说完,我就把电话挂了。只是,我真的不会告诉秦锐吗?他做梦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