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681 追妻千万里(13)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钦慕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欢欢软软的头发:“怎么会不想?”
    那是她的家啊!
    自从那年回去跟他有了橙橙,她便早已经不把别的地方当做家,甚至把巴黎的公寓后来都卖了。
    这一年多在巴黎的生活,钦慕突然想,是她自己错了吗?
    是她不该跟穆熠宸提离婚,不该赌气的一个人跑到巴黎。
    自己从小被父母丢弃,她原本还以为她会是个好母亲,结果,自己竟然也这么愚蠢,这么无用,这么,对不起孩子。
    门被从外面轻轻地推开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七点多。
    钦慕听到‘啪’的一声轻响,抬起眼来就看到穆熠宸回来。
    他的脸上还是有些苍白,但是他换了干净的衣服,钦慕放心了大半,把欢欢放在床的另一边睡着,然后起身:“有没有喝点退烧药?”
    她说着抬手去想要摸他的额头,他的样子,像是发烧了。
    穆熠宸却微微往旁边一躲,钦慕的手被晾在了半空。
    心里不是不失落,不过她却叫自己别在意,看着他走到床前去坐下,她也只是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
    今天对他,也是很大的刺激吧?
    他的心里,肯定比她还要着急。
    只是他现在既然不要她安慰,既然不要她宽他的心,也罢!
    她打开门悄悄地走了出去。
    包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放的烟,但是应该有段日子了,盒子都扁了,但是里面的烟只少了两根。
    她没力气想这是什么时候买的烟,只是到楼梯口去,自己站在窗户边上,看着一溜窗缝,然后点燃了手头的烟卷。
    她的手颤抖了,或许是那一溜风吹进来冻着她了,也或许是,心里太过压抑。
    夜色凄凉,一根烟抽完了,她还没回过神,那一阵阵风吹在脸上,终叫她习惯了。
    橙橙的针打完了,晚上九点多一家人回了家。
    钦慕知道穆熠宸心里跟她赌气,便也不与他多说,只是诸多配合。
    “爸爸,我今晚可以跟妈妈一起睡吗?还有你!”
    橙橙回到家后在穆熠宸的肩膀上趴着糯糯的问了一声。
    “当然可以!”
    穆熠宸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欢欢在后面对橙橙做了个你很恶心的鬼脸,橙橙不理她,转头把脸埋在穆熠宸的脖子那儿。
    晚饭的时候橙橙就吃了一点,只有欢欢是真的饿了,吃了很多,穆熠宸跟钦慕也没什么胃口,早早的就跟橙橙在床上躺着。
    钦慕问欢欢要不要也一起睡,毕竟,他们姐弟总喜欢争着跟他们俩在一起。
    “我才不要!好恶心!”
    欢欢却是做出讨厌的表情,然后就溜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钦慕站在门口看着她跑的那么快无奈的轻笑了下,然后回了房间。
    那父子俩早就洗完澡在床上躺着了,穆熠宸不知道说了句什么,橙橙用被子盖着自己害羞的笑起来。
    钦慕慢慢走过去:“你们俩说什么呢?”
    “男人之间的小秘密!妈妈不能知道!”
    橙橙害羞的红了脸。
    钦慕看他那样子,虽然有点伤心自己被隔开了,但是也不生气:“好,既然那是你们男人之间的小秘密我就不问了,我去洗漱!”
    橙橙看着钦慕走后,才又看穆熠宸:“爸爸,我在这里睡真的可以吗?”
    “就此一次!”
    穆熠宸严肃起来。
    “那回家以后呢?”
    橙橙心想在巴黎有一次也可以,那回家后会不会也有一次呢?
    穆熠宸低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沉稳的声音对他儿子说:“想都别想!”
    “我可是大功臣!”
    橙橙表示抗议,嘀咕。
    穆熠宸轻笑:“算我欠你一个人情,等你长大后再跟我开条件。”
    “为什么要到长大后?”
    橙橙不理解的问他。
    “睡觉吧,长大后的事情,你长大后才懂。”
    穆熠宸多看了他儿子一眼,今天幸好是有惊无险,不然他也甭活了。
    “哦!”
    橙橙习惯了大人爱说这样的话,而且他还有点虚弱,所以很快就睡了。
    钦慕洗完澡,吹干了头发从里面出来就看到橙橙睡着了,也没敢发出大动静来,轻轻地掀开被子上了床,穆熠宸却是在她刚要躺下的时候把被子掖在橙橙身子底下,钦慕吃惊的看着他:“穆熠宸,你……”
    穆熠宸没说话,转头就下床去另外给她拿了条被子。
    被子扔在她身上,有些凉飕飕的,她不高兴的皱着眉头。
    今天这事,怎么也是他在照顾孩子的时候出的,他竟然还对她这么凶巴巴的,冷的要死,钦慕也生气了。
    “他又不是小孩子,你还要跟他一起睡?”
    穆熠宸皱着眉头,冷眼睨着她问。
    钦慕……
    这孩子好像脱光了没穿衣服?
    钦慕想起来后便也瞬间没了脾气,只觉得无聊。
    穆熠宸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这方面不好。
    孩子就是孩子,这么小小的,跟妈妈睡一条被子里有什么?
    他倒好,这姐弟俩很小就让他们跟钦慕分开睡,说是让孩子们早独立,哼!
    钦慕觉得有点挤,本来就是一米八两米的床,两条被子,三个人。
    钦慕又怕挤着橙橙,想了想,躺下没几分钟便又坐了起来:“我去隔壁睡!”
    穆熠宸没说话,任由她抱着被子,晃着那细长的小腿走了,她的睡裙底下,全是腿,美的让人眼晕。
    也可能是真的发烧了。
    穆熠宸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又陪了橙橙一会儿。
    钦慕半梦半醒间,听着客房的门好像被人推开了,她心里一慌张,但是转念却又极其淡定。
    因为……
    穆熠宸在这里,所以她完全不必要害怕会有坏人闯进来对她怎么的,这个时间,这么轻的动静,到她的房间,只会有一人。
    那就是,她现在名义上的丈夫。
    唉!
    钦慕心里对他今天的表现还生气着,但是却闭着眼睛,努力睡着,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其实他到床里的时候,尽管动作很轻,她还是感受的很清楚的。
    床那么软,他一躺上来,她的身后立即陷下去一些。
    他的手臂那么热,那么硬,他的胸膛更是滚烫,贴着钦慕背后,那么清晰的感觉。
    钦慕压抑着内心的波动,静静地感受着他的体温,感受着他的呼吸在耳沿上。
    穆熠宸没再动,只是那么从容的把自己埋在她的长发里,略微疲惫。
    “你发烧了!”
    钦慕本来不想说话,可是他的体温越来越热,钦慕再也忍不住,稍稍转身。
    穆熠宸这才知道她还没睡,长长的眼睫稍微动了下,却没力气掀开了。
    “睡一觉就好了!”
    他的声音都那么没力气。
    钦慕难得听着他这么消沉的声音,转过头去,抬手轻轻地捂着他的额头一会儿,然后便要起床。
    “不用了!”
    穆熠宸淡淡的一声,搂着她不让她起。
    “一会儿就回来!”
    钦慕轻声对他讲,看他不舍的松手,摸着他的头发在他的额上轻轻地落下一个吻:“很快就回来!”
    穆熠宸这才稍稍松手,钦慕起床去给他冲药,顺便回房间看了眼橙橙,橙橙睡的还好,也没再发烧,钦慕放了心,然后又端着装着药的水杯回了客房里。
    穆熠宸好像已经睡着了,钦慕坐在床沿轻轻地叫他:“穆熠宸?穆熠宸?”
    穆熠宸微动,又想去抱她,钦慕轻叹了一声:“先把药喝了再睡!”
    穆熠宸迷迷糊糊的想起来药的事情,又坐了起来,钦慕便没让他端水杯,直接放到他唇边,压着他的唇瓣喂他。
    穆熠宸后来睡着了,钦慕在他身后轻轻地搂着他,有点像是哄小孩子的那种。
    他一向都是那种,看似不怎么关心孩子生活的父亲,但是他心里,又跟哪一个父亲不一样呢?说孩子是他的命,也没什么可以挑错。
    这夜后来,反倒是她睡不着了,摸起手机来跟赫连好聊天。
    赫连好也刚躺下不久,看到她的微信还以为是自己什么时候落下的一条,看完时间才惊讶的问她:“怎么还没睡?”
    “你呢?”
    钦慕问。
    “刚下班,今天我们产科,今年以来最忙的一天。”
    钦慕笑了声,然后又给她发了一条:“男宝宝多还是女宝宝多?”
    “都不少,对了!我今天还在想,哪天能再帮你接生就好了!”
    赫连好发过去。
    钦慕看着那条信息,微笑着回应她:“嗯,这两天那姐弟俩也说要我在给他们生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呢。”
    “是吗?那你呢?是不是动心了?”
    赫连好一激动,睡意都没了。
    “一点点吧!”
    钦慕想着自己当时的心情,然后又看了眼身边的男人。
    “哈哈,穆熠宸要是知道你有这想法,肯定要高兴坏了!”
    “所以你就别让他知道!”
    “什么意思?你们俩现在还在一起吧?”
    赫连好有点疑惑。
    “嗯!今天他们去湖边玩,橙橙掉到湖里去,好在有惊无险,但是穆总去救人,也发烧了!”
    钦慕简单描述。
    “天啊,那橙橙呢?”
    “橙橙已经没事!”
    钦慕回过去。
    赫连好却紧张的坐在了床上,看着手机,非常严肃的表情继续给钦慕发信息:“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当时穆熠宸跟孩子们在一起吗?也太不小心了!”
    “他穿着湿漉漉的衣服在医院陪到晚上,直到确定橙橙没问题才回来换了衣服,现在还发着烧,他已经很自责了,而且,我也有责任。”
    钦慕给赫连好发过去。
    “哈!你竟然帮他说话,是他在带孩子,孩子出了问题,当然是他的责任,你,我知道了,你肯定又心疼他了是不是?你这人就是这样,一点原则都没有!还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揽,当时你在场吗?”
    钦慕……
    面对好友的质问,她竟然无言以对。
    “你这脾气该改一改了,我们女人,干嘛什么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该推的就推,再说本来就是他在带孩子,你不是在上班吗?”
    钦慕心想,她是在上班,但是,她只是在上班发呆而已。
    “还是,你心里放下了?原谅他了?”
    赫连好转念一想,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又问她。
    “……我没怪他!”
    钦慕又想了想,回答他。
    “那你跑巴黎去做什么?”
    “我在工作!我只是想分开而已!”
    “你不怪他为什么要分开?你看到他跟杨琴在一起心里不爽很久了,然后某一天就爆发了,你不是跟他吵过之后才走的吗?”
    钦慕,无力反驳。
    “反正本来就是误会,小慕,我是盼着你们和好,一起回来的!他这次借口去接孩子,其实就是去找你,你若是不回来,他这边估计也……听溪梦说他有好几单大生意都推掉了,就为了在那边守得云开。”
    赫连好给她发完信息后忍不住叹了一声。
    钦慕看着那些字眼也是有些楞,她只当穆熠宸是最近正好闲了,便过来接孩子,因为孩子不想离开她,他才选择留下。
    想到他是为了自己,钦慕的心里颤了颤,然后抬眼看向他。
    说来,她的手还被他抱在怀里呢,可是现在,她的心却这么不安。
    “我要睡了,对了!你回来的时候提前跟我说一声,我们给你接风。”
    “嗯!晚安!”
    钦慕回应她,然后慢慢的放下了手机。
    接风?
    她有说要回去吗?
    ——
    一夜无眠,天一亮钦慕便爬起来了,在外面散步了两圈,偷偷抽了根烟,然后才往回走。
    天气阴沉沉的,风有点大,钦慕把外套往胸口又拉了拉,低着的眼抬起来的时候就看到门口正在等她的男人。
    他倒是起的也挺早。
    钦慕的脚步不自觉的就加快了些,绕过草坪,到他跟前的时候她浅浅一笑:“穆总早啊!”
    “早!”
    他淡淡的一声,听不出开不开心。
    钦慕看着他:“站在这里做什么?怪冷的!”
    “等你!”
    穆熠宸还是那么浅淡的声音,钦慕感觉自己的喉咙里有些发凉,大概是吸了一口凉气吧,不知道什么时候。
    钦慕看着他的眼里,总觉得他的眼神里有些怨念。
    “哦!那我回来了,进去吧!”
    钦慕稍微点头,移开眼神看了看周围,环卫工人已经开始工作了。
    穆熠宸没说别的,转身跟着她进了房子里。
    “那姐弟俩还没起吗?橙橙怎么样了?”
    她起来的时候去看了眼,给他量了下体温,是三十七度三,对小孩子来说,已经不算是发热了,她才出了门,不过这会儿她还是有些担心。
    “已经没事,你昨晚没睡?”
    穆熠宸跟她站在客厅里,问她。
    钦慕稍微转眼看他一眼,然后抓了下自己的头发:“哦,跟小好聊了会儿,聊的有点晚了。”
    一说到她跟赫连好聊天,穆熠宸便想到她跟赫连好的微信内容,她说,她只是想跟他分开而已。
    分开?
    那不比离婚少一点折磨人。
    “你还发烧吗?”
    钦慕问了声。
    “不知道!”
    穆熠宸垂下眼眸,淡淡的一声,然后又抬起眼,敏锐的目光扫射她眼里的神情。
    钦慕果然上前一步,也不看他,却已经抬手去摸到他的额头。
    “还是热乎乎的,早饭后再吃一次药吧!”
    钦慕嘟囔着,转身就往厨房里走。
    如今她有了准备早饭的自觉,穆熠宸看着她往厨房的背影,有那么一瞬间的享受,之后却是又沉吟了一声。
    其实,他倒是愿意她像是以前那样什么都不会做的。
    这一年多,她是真的变得勤快了好多。
    至少早上有杯热牛奶,有热乎乎的面包,嗯,孩子们来了之后她还会煎蛋了。
    穆熠宸没有走过去,到沙发里慢慢坐下,然后打开了电视,看早间新闻。
    而欢欢起床后,第一时间就是去了爸爸妈妈的房间里,去看弟弟。
    看到床上没有爸爸妈妈的身影她也不奇怪,正好可以爬到床上去,冰凉的小手学着爸爸妈妈的样子去摸弟弟的额头,然后又摸自己的。
    “穆程阳你退烧了呢!”
    欢欢开心的说。
    “哼!我知道的!你是不是担心坏了!穆程欢!”
    “哼!不准叫我名字,还有啊,以后再也不能那么不小心了!”
    欢欢教育弟弟,还心有余地。
    “真的是不小心掉下去的!”
    橙橙澄清。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姐弟俩正在想怎么让爸爸妈妈和好,姐弟俩便想到如果掉到水里去冻病了,让父母着急,在那种情况下,父母肯定会听他们的,橙橙在边上,一只脚试探着,试探着,然后就……
    掉下去了!
    “爸爸妈妈会带我们回家吗?接下来怎么办?”
    橙橙又问。
    “唉!你先躺着吧,妈妈昨天都被你吓坏了,现在提要求,嘿嘿……”
    姐弟俩越来越鬼精,说着悄悄话呢,突然就都笑起来。
    穆熠宸上楼便听到他们俩在笑,进门后双手环胸,严肃的样子望着他们:“起床了!”
    “爸爸!”
    “爸爸!”
    “我们有个好主意!”
    欢欢下床,拉着穆熠宸往里一点,伸出脑袋去确定钦慕不在周围,关上门,然后跟他说悄悄话。
    早饭的时候橙橙没下楼,欢欢也没吃多少,没多久就对钦慕说:“妈妈,弟弟说他还是浑身没力气,我把牛奶跟面包给他拿上去吧?”
    “还是我去吧!”
    钦慕怕她碰了。
    “不要啦,我去就好,橙橙他可能不太想见你们!”
    欢欢拒绝,然后一只手端着牛奶,一只手端着面包盘,就走了。
    钦慕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欢欢的背影,然后下意识的看了穆熠宸一眼,穆熠宸沉吟了一声:“我什么都不知道!”
    钦慕看着他像是的确什么都不知道,心里却隐隐的发疼,想起来昨天他们姐弟见到她的情况。
    那姐弟俩想要回家,她是知道的!
    早饭后她上楼换衣服,在床边陪橙橙说了几句话,然后拿着包去上班。
    其实是出去透透气,想想事情而已。
    简俨中午才听说橙橙的事情,便去了钦慕的房子里,穆熠宸也学着他上次那样,泡了壶茶给他喝。
    不过钦慕这里不像是他家里那么有家的感觉,东西自然也少,一个景德镇的茶壶,两只茶杯。
    简俨坐下后还感慨:“幸好有惊无险,不过你当时在做什么呢?”
    “想一些事情!”
    穆熠宸淡淡的一声。
    “跟钦慕有关?”
    简俨问他,闲聊的姿态。
    穆熠宸垂着眼睫,算是默认。
    “你有没有直言要她跟你回去过?”
    “怎么没?”
    穆熠宸心想,他都说了不知道几遍了,床上床下都有过。
    “那就是不够正式!”
    简俨又提醒他。
    正式?
    他们是夫妻,要什么正式?他的心意,她又不是不知道。
    “你们在一起这么多年,难道你没发现钦慕有个很严重的问题?”
    简俨问他。
    穆熠宸端着茶杯在手里端着,骨干分明的手指就那么轻轻地托着杯底。
    “没有安全感,你以为情真意切的邀请在她心里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你只能开诚布公的,像是谈公事那般跟她好好谈一谈,她才会听进去。”
    简俨又提醒。
    穆熠宸……
    正式?
    他最讨厌跟她那么正式!
    因为正式,表示着疏远!
    他心里其实一直知道,钦慕想要跟他好好谈谈,在荣城那次她给他留了信,因为知道他不可能像是办公事那样正式的跟她谈,她祈求他,他知道,但是他一直不想那样。
    他们是夫妻,他们爱着对方,他们为何要那样疏远的谈问题?
    她也哭着在他怀里求他让她自由,可是,他终究是给不了她想要的那种自由了。
    穆熠宸想,总有一天她会习惯,她会认命,她会回到他身边,接着让他爱她。
    可是,到了今天!
    “不要觉得你们俩亲密无间,好像就不应该那么交流,实际上夫妻之间,一辈子也需要开诚布公,认真严肃那么几次的交流。”
    穆熠宸嘲笑,唇角微微动了下,当然不是在嘲笑简俨,只是在嘲笑夫妻之间而已。
    感情的事情,要那么麻烦?
    “你们俩现在这样,两个小的比你们俩还要操心,还是好好想想我的建议吧,嗯?”
    简俨像个老大哥,不,像个老父亲,虽然他面上比穆熠宸也大不了多少。
    穆熠宸稍微抬了抬眉头,自然,他得认真想想了!
    如果那是她想要的,那么,他们就认真谈谈。
    只是她会开出什么条件来,穆熠宸却是有所预料的。
    即便回到荣城,她也会想先跟他分开着住……
    好吧,他且先答应她,等回去之后要怎样,还不是……
    全都凭他的心情!
    (宸哥这自信)
    简俨喝了两杯茶,放下茶杯的时候皱着眉头慢悠悠的说了句:“这丫头的茶可真难喝!”
    穆熠宸笑起来,简俨也笑。
    的确是很难喝,钦慕对这些没有讲究,也不太懂。
    而且在这里生活,其实从她这里的一切都能看得出来,她很凑合。
    他还记得在荣城的时候,有段时间她都是喜欢买点花放在公寓里。
    嗯,怀念了,怀念他们曾经单独住的时候。
    这次回荣城……
    冯女士那边肯定也是不会愿意,所以,他们就住在公寓里,四个人的生活,虽然人有点多,不过他也能忍了。
    那俩小家伙为他们夫妻操了那么多心,这最强助攻的奖得颁给他们姐弟,就算是奖励吧,让他们姐弟跟他们俩一起住着。
    穆熠宸想好了一切,然后送简俨离开了房子。
    简俨走后欢欢才从楼上下来,有点失落的看着简俨离开的车:“爸爸,jy怎么不留下来吃饭?”
    “他还有别的事情!”
    穆熠宸低头看着女儿解释。
    欢欢嘟了嘟嘴,明显是不高兴这个答案。
    穆熠宸看着欢欢那样子,想到欢欢从小就喜欢简俨,不由的有点吃醋了。
    这女儿,好像对他都没有那么着急。
    “jy有自己的女儿了,以后不能像是以前那样疼你的。”
    简俨便酸溜溜的给她解释。
    “我又没有要他疼我,我疼他就好了!”
    欢欢不太赞同她爸爸这个样子的话,傲娇的看着远处继续说。
    穆熠宸……
    ------题外话------
    宸哥:穆太太,关于你女儿跟jy的情况,你可以给我解释下?
    二慕(眼看天):他们的事情你问他们去啊,跟我有什么关系?
    宸哥:呵呵!跟你没关系啊,不是你,他们俩会认识?
    二慕:不是说简俨收我做徒弟,是你帮忙的吗?
    作者:哈哈,宸哥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收到宸哥的死亡凝视后)你们聊!你们聊!
    ——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好文求全订哦!
    简介: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